《俠盜賓漢》導演 Matthew Holmes

片名:俠盜賓漢 The Legend of Ben Hall
日期:2017年05月13日(六)
地點:星橋國際影城

來賓:俠盜賓漢 導演Matthew Holmes
主持:吳奇龍
打字:徐詩函

主持人:剛剛大家聽到的片尾曲,大約是一百五十年前的民謠。旋律很像北愛爾蘭的音樂,因為當時很多北愛爾蘭的人移民到澳洲。在大家問問題之前,我有一個問題非常想請教導演,據說這部電影只用了一百二十萬澳幣就拍成了,大約兩千多萬台幣。這是非常低的預算,卻拍出了品質很高的電影,想問問導演是怎麼做到的?

導演:電影裡的工作人員都是來幫忙的,薪水不高,大家一起工作是為了完成電影,不是為了賺錢。

主持人:聽說導演在製作這部影片時,花了很多的時間跟心力,就像台灣魏德聖導演當時籌資做賽德克巴萊那樣,想請導演分享這個過程。

導演:我找了一個眾籌網站,本來只是二十分鐘的短片,但當我們分享給其他人的時候,他們很喜歡,建議應該繼續發展為長片。所以我們再花了半年找投資者,接著完成長篇。這個故事實際的創作時間大約有十年,製作期共兩年。因為這是真人真事,必須要有很多的時間研究當時的資料,例如一百五十年前的報紙、警方的紀錄等等。蒐集大量的資料後,才寫出這個劇本。

觀眾:這部影片讓我想到美國電影《刺殺傑西》裡的人物,就我所知美國人把傑西詹姆士當成英雄,我想問賓漢的故事對澳洲的人有什麼意義?以及導演為什麼會想把這個故事搬上大螢幕?

導演:《刺殺傑西》是我喜歡的電影之一,我很開心你提到了。我追求的是跟這部美國片一樣的真實感,這部美國片做到了,我也想朝著這個方向去做。在澳洲,部分的人覺得賓漢像英雄,或是對他有些抱歉,但還是有人覺得他是罪有應得。我只是把賓漢當成一個人,從他的角度去思考他做的事情,以及為什麼選擇這麼做,這是我為什麼製作這部電影的原因,我喜歡這段歷史和裡面的所有人物。

觀眾:我很喜歡動作片,所以這部電影是我的首選,我覺得很滿足。我每個月會看很多部電影,我認為他的電影不輸好萊塢。(導演回應:謝謝,很開心聽到你這麼說。) 導演除了這部《俠盜賓漢》,還有沒有其他作品?

導演:我還有一部電影Twin Rivers,關於1939年一對在澳洲中部的兄弟到南方找工作的故事。那是一部獨立完成的電影,自己投資、自己演出,影片中的兩兄弟就是我與我的兄弟演出的。

觀眾:我同意前一位觀眾的讚美。導演的電影非常有質感。我想請教片尾曲提到的「十六個聲音」有什麼含義?是回應賓漢這個人,還是與影片無關?

導演:片尾曲是特別為了電影寫的,描述賓漢身上的十六個傷口,每個傷口都像說不出話的嘴巴,在賓漢背後沉默(因為賓漢已經死了無法訴說),是具有象徵性的。我們不知道賓漢是好人壞人,他背後的每張嘴巴都有他們各自的故事,最後都沒能說出來。

主持人:補充一點,大家可以從影片最後一場槍戰中看出來,每個追捕賓漢的人,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目的,導演用十六個傷口做這樣的比喻。

觀眾:對於賓漢這個人大家都有不同的想法,有人覺得他是英雄,有人覺得他是罪犯,那導演自己認為賓漢是怎樣的角色?

導演:我承認他絕對是個罪犯,他做了很多壞事,從法律的角度看,他不會是正義的一方。但賓漢還有另外一面,是我們都知道的,他是一個好人,他本身也知道他自己的行為是不對的,從這點來看,他還是擁有人性。他有善良的心,也有邪惡的心,他不斷地在這兩股力量中掙扎。

觀眾E(健美皇后的導演Sasha):影片的製作浩大,拍攝地點又偏遠,過程中有什麼有趣的事嗎?

導演:拍攝的時候很累很辛苦,我們感到不舒服,所以沒有太多有趣的事。我們拍了十個禮拜,我唯一記得的趣事,是某次拍攝三位主角騎著馬被警官包圍的場景,因為那個地方風很大,演員們都要把帽子黏在額頭上,回去時,他們額頭的皮都掉了。還有很多人為了拍這場電影才去學騎馬,好在大家都沒有受傷,但最年輕的那個角色—強尼,是當中唯一有訓練過的,卻掉下來三次,但沒受傷。

觀眾F:我剛剛看了一下資料,發現導演也是這部影片的編劇,我想問的是,賓漢是一百年五十前的人物,導演必定做了很多功課,以求真實。然而在形塑這個劇本的時候,或是試圖描述賓漢這個人時,有沒有可能其實也投入了導演的個人意識,畢竟這是比較難拿捏的。

導演:我看了大量的資料,去理解這個角色(賓漢),現場也知道如何指導演員。我花了十年時間來寫這個劇本,把很多情節想得很透徹。電影中看到的都是事實,我不需要做太多改編,只需要真實的呈現。當然拍攝時還是有想像的部分,但不多。我寫大概有兩百多頁,如果要全部呈現,可能會變成五小時的電影,所以我把它切為三份,現在看到的是最後三分之一。至於其他個兩部分,正在籌備中。等資金足夠將會是三部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