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再見楊德昌(二)關於影人採訪

「十年再見楊德昌」單元中,特別由吳乙峰導演採訪了柯一正、小野、杜篤之,以及張震、陳湘琪、魏德聖、唐從聖等十四位影人,請他們談及和楊德昌當年的互動細節,展覽中將完整放映十四位影人的影片,歡迎蒞臨欣賞展覽與觀看影片。

以下摘錄幾位影人的訪談精華:

柯一正
柯一正導演(1946-)與楊德昌同為台視《十一個女人》系列劇集導演而結下情誼。1982年,再度同時受中影邀請參與《光陰的故事》拍攝計畫。兩人與其他電影工作者並肩開啟臺灣新電影風潮,時常討論拍電影的想法和題材,一起展現創作抱負。柯導在訪談中提到,楊導在設定角色的個性,都會先寫一本人物傳記,例如《海灘的一天》,就設定佳莉的醫生父親是受日本教育,沒做過粗活,纖細的手跟女人一樣。問及《青梅竹馬》,柯導說那是他最欣賞的一部楊德昌的電影,精準描述現代都會,藉由一群騎摩托車繞總統府的年輕人,來表達他內心最大的反叛精神,如同他的一生,永遠不斷挑戰自己。
(柯一正導演擔任今年桃園電影節的代言人。)

◆柯一正完整訪談影片  


余為彥
余為彥(1952─)與楊導結識於他擔任哥哥余為政《1905年的冬天》(1981)製片的時候,他曾擔任多部楊德昌電影如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、《獨立時代》、《麻將》和《一一》等之製片或美術指導。在本次訪談中分享許多電影的幕後秘密,談到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的美術場景,他相信著:「取得武林秘笈不必走遍千山萬水,有時它根本就在你腳下,在你身邊。」就這樣總在所有工作人員幾乎要放棄的時候,尋得重要的道具,例如在金瓜石陳設小四的家,挨家挨戶從很多空屋找到大量舊傢俱,或是陳設建中訓導處的時候,在開拍當天清晨從學校舊倉庫找到許多教具。秉著這種堅強的信念,多年來與楊導克服不少難關。

◆余為彥完整訪談影片  


小野
小野(1951─)1981年任職於中影時,邀集楊德昌等四位導演完成《光陰的故事》,之後還合作了《海灘的一天》、《恐怖份子》與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。提及《光陰的故事》拍攝過程,楊導不只重新提出自己的拍攝構想〈指望〉,也無懼於中影資深技術人員有意捉弄,最後所拍出的成果是最受影評人青睞的一段。籌拍《海灘的一天》時,面對楊導因外聘攝影師挑戰中影的制度,更是瀕臨上級下令停拍的命運,最終順利談成合作案。雖然與楊導合作過程經歷許多險境與不愉快,小野老師笑說:「那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快被他整死了!」但多年後,深刻體會到,是整個台灣的電影環境跟楊導不合,而這樣的不平衡,也形成他創作的特色,充滿憤怒和壓力。

◆小野完整訪談影片  


王維明
王維明(1967-)就讀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大三時,曾修習楊德昌的電影原理課程,透過學長介紹進入劇組,從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的場務,到《獨立時代》身兼副導及演員,一直到《一一》製作前期的策劃,兩人有近十年的師徒情誼。跟隨楊導拍片,楊導總會用一個概念化的原型,帶領他們去碰撞、尋找答案,讓他學會用不同角度思考電影。提到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,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保健室那一場戲,張震跟小明在保健室說話,兩人走出來的時候,楊導把鏡頭搖到牆上晃動的人影,鏡頭再移回來時兩人已互動完畢,在現場看只覺得奇怪,直到看片時,才能明白以身體的光影去想像兩人的互動,創造出的意涵特別有力量。

◆王維明完整訪談影片  


陳希聖
陳希聖(1967)就讀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時,曾為楊德昌的學生。曾參與演出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、《獨立時代》與《麻將》和《一一》,並且在余為彥的帶領下擔任《一一》製片,他參與了《一一》從設置辦公室到找人員直到拍攝結束的整個過程,為了達到楊導極為嚴苛的工作要求,他笑稱自己在「伺候皇上」,每天要費盡心思體察上意。整個《一一》都不曾跟臨時演員公司找過人,堅持不要「道具穿西裝」,甚至是主要演員也頻頻換角,就連飾演NJ的吳念真在戲中的老婆和女兒都因換人,而一再重拍幾場戲,身為製片為此面臨很大的壓力。訪談最後,問及楊導的追思紀念會,他沒有去參加,複雜思緒一湧而起,他感性地說:「我沒有辦法告訴別人,他給我的影響以及他對我的幫助。」他想用他自己的方式紀念楊導。

◆陳希聖完整訪談影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