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遷移啟事》導演 林煥文

片名:遷移啟事 Migration Revelation
日期:2017年05月16日(二)14:30
地點:桃園光影電影館
來賓:導演林煥文
主持:游惠貞
打字:蘇達樂

主持人:是誰請導演來拍這個題材?還是你自己去找來的?

導演:我一直想要找可以在台中的拍攝題材。2013,2014年間,我就觀察到建國市場要搬家,我本來以為是一個小市場,家裡人常在建國市場買東西,算是熟客,但在開拍之前,我沒進去過,去了才知道,這市場竟然這麼大!竟然有這麼迷人、這麼特殊的故事,有一群人在這邊打拼一輩子,他們面臨一個很大的轉變,所以我一定要把它記錄起來。

主持人:導演的重點都放在市場的人情世故這個部分,你原來就打算要這樣子去呈現嗎?

導演:其實,我在拍的時候不知道會遇到哪些事件,除了跟政府的角力之外,再來就是攤位太小,每次開會都在爭論這一點。後來我才想從不同角度去看建國市場,譬如這些攤商怎麼看搬家這件事,搬家過程當中,他們心情如何,我後來就是決定從這個角度進行來記錄。

主持人:市場裡面的人是很有組織?還會作詞寫曲,類似一個社區的?

導演:市場有七百多個攤商,兩百多人,簡直臥虎藏龍。建國市場嫁出去的女兒,知道自己出生的地方,還有她的親朋好友、家族,都在那邊做生意,有一天要消失了,所以她就決定要回來幫建國市場做一些事情,她辦了很多感恩會。如果沒有感恩會,這個影片就少了一些情感去連結。她寫了很多詞,一定要自己人才寫得出來,還有歌曲,他們所做的事情,其實是蠻不平凡的。

主持人:剛剛導演講得很好玩,建國市場很像周星馳的《功夫》裡面那一棟房子,各行各業在裡面,大家都身懷絕技,是一個很有趣的概念。後來建國市場的居民們有沒有機會看這個影片?

導演:這次應該算是第一場放映,之後我會回到台中舉辦一系列的播映。市場的每個人都在期待,雖然很忙,但是為了這個影片,他們可以請假。他們從二次世界大戰後,從路邊攤商可以做到全國最大的公有零售批發市場,他們犧牲了健康,就是為了提供台中最多樣的食材。第一代長輩,七八十歲的過世了,在出殯的時候,第二代會把靈車拉到建國市場繞一圈,為什麼?因為這是他們從無到有打拼的地方,所以情感很深,不管是第一代、第二代、第三代,或是現在已經第四代了,大家像是一個很大的大家庭。好比說三、四樓,一百八十戶,每一層樓,一整排在拜天公的那個狀況,各位可以想像嗎?所以這座市場很獨特,很有台灣味道。

觀眾A:有沒有一些攤商沒有搬遷?請你多分享一點。

導演:關於一二樓跟三四樓,其實都是同樣的,他們是住在三四樓,那三四樓所有的住家就搬家了,因為新的市場不可能有住商混合。建國市場是獨特的住商混合的傳統市場,那個蘭花阿姨,她搬走就沒有適合的場地讓她再開美容院了。很多老攤商,辛苦一輩子,就選擇休息不做了,他第二代、第三代沒有要承接,他就選擇離開了。年紀大的有幾個,身體不好,新市場太遠,因為交通問題,也選擇退休。

主持人:那這樣比例算低的,就是說,這個搬遷,差不多是整個搬過去,很平順並且重新開始了。

導演:傳統市場的人有一種韌性,不管風波多大,不管市場蓋得不理想,他必須要馬上適應,因為門一打開,就要生存,就要做生意。雖然有的生意好,有的生意變不好,他們一定要去適應新環境。平順倒不平順,現在每天都還是有風波,譬如政府要他們轉型為觀光市場,但他們不知道怎麼轉,很多消費習慣都要改變,他們幾乎每禮拜就開會。他們有兩個自治會要合併,遷過去的媽祖廟、遷過去的福德廟到底要放在哪邊等等,到目前為止,還要很多協調。但我覺得,市場有個好處,吵吵鬧鬧,終歸還是一家人,都希望傳統市場不要沒落。大台中的市民,包括他們的客戶來自南投、雲林、彰化,都希望他們在,因為有台灣的人情味在那邊。

主持人:所以那個批發部分是拿掉了,然後保留一個傳統市場形態,是這樣嗎?

導演:批發絕對不能拿掉,他們最大收入還是批發。他們一天有三市嘛,批發是從半夜一點開始,工作到凌晨四點、五點,四點到七點是餐廳,接下來七點之後到中午就是一般的零售。你會發現很多各地開車來批貨,一般外圍市場,鄉鎮市場會來這邊,所以建國市場的食材供應在中部真的蠻重要的。一個賣雞肉的攤位,一天可以殺兩千多隻雞,就知道他批發的數量多大。他們有一套做生意的模式,所以我才說是臥虎藏龍的地方。

觀眾B:導演你好,我真的很感謝你拍下這一部紀錄片。我今天是來尋找回憶的,因為我阿嬤是外圍的流動攤商,所以建國市場,不只台中在地人在販售,還有很多中部外縣市的。像我阿嬤是在三義種橘子,可是建國市場是中部很大的市場,又在火車站旁邊,很多外地的人都會坐火車到建國市場的外圍當流動攤商。我小時候很有印象就是陪阿嬤擺攤,因為是流動攤商,就一定被警察驅趕。後來因為唸書的關係,我離開了台中,可是最近回去發現,這個市場竟然不見了,我的記憶完全被抹殺掉了!後來我看到桃園電影節剛好有這一部影片,就算我再怎麼忙,我就是要回來看。這個市場在台中真的是一個地標性市場,謝謝你把這個過程拍下來。我覺得很棒的地方是你把當中的人情味給拍攝下來,我也真的很期待這些攤商,之後能夠好好生活下去,謝謝。

觀眾D:剛剛聽你說他們拜天公的盛況,那你有沒有錄影起來?他們搬過去以後,生意狀況如何?看了你的記錄片以後,我一定要找一天親自去看一下。

導演:歡迎跟我一起來的詹秀珠小姐,她為了讓大家認識建國市場,辦了十梯次的建國市場買菜幫,你可以參加她的這個活動,她可以親自帶你進去導覽,告訴你哪邊可以買到最好,哪邊是最有故事的。至於你剛剛說的生意,幾家歡樂幾家愁,也就是說七百多個攤商,大概有一百多個攤商是完全沒有生意的。以前在火車站旁邊,附近的婆婆媽媽可以坐公車來採買。現在新的那邊沒有公車,交通是一個問題。所以他們還是很努力,常常開會,不要讓傳統市場沒落。

觀眾E:市場的人都不是職業演員,我想了解導演跟他們溝通走位、台詞的時候,你配合他們的多,還是他們配合你?你的影片是八十分鐘,最初拍大概是多長?

導演:早期時候,我是做三十分鐘,去年七、八月,還沒有真正搬家,等我拍到今年過年以後,才有比較完整的這個版本。全部沒有走位問題,全部都是自然的。我騎車過去,看到他們一群人在開會,我就過去聊天,有時候抽籤,他們抽到東西也很自然拿來給我看一下。我花了一年多在裡面做田野調查,取得他們的信任,讓他們熟悉我。像有的攤商一開始說「別拍我!別拍我!」「你有沒有拍我?你拍別人啦!」那我就去拍別人,但有一天,他就在講「你拍這麼多,幾時要換我?」就變成他也要拍了。到後面的時候,因為他們真的辛苦一輩子沒有拍過照片,在最後一年他們才說,要記錄起來,在這邊打拼一輩子,要留給孫子看,所以他們才慢慢習慣。所以,我現在進建國市場,他們都會問:「什麼時候可以看你的影片?」每個人都在期待,我會找個場地,讓他們好好看這部片。

觀眾F:我發現,電梯裡面似乎有一位小姐,或是電梯裡面也發生過怎麼樣的故事,不知道有沒有鏡頭外的資訊,謝謝。

導演:這部影片有很多的事件,每件事情中間需要有轉場,我大部分用兩個轉場,一個是時間,另外一個是電梯。市場的電梯在台中是獨一無二的,它是拉門式的,需要一個電梯小姐在裡邊,一般的攤商不能自己去按那個電梯,載貨摩托車也會進去。我發現這個小姐,這個電梯,關門開門進去上上下下,然後開門關門進去又走了,就四十五年。最後,有電梯被拆掉的畫面,我是把它當作是一個時光,時光在這邊走動,他們在裡面會交談,小孩子交談、大人交談、各種交談,有時候騎摩托車進來,很自然。他們都看過我,都知道我在幫他們記錄,所以就把我當作隱形人,當作隱形人最好就是可以拍到很多很貼近他們的畫面和談論。

觀眾G:建國市場已經換到第二個地方,我也看到在桃園有類似事情,請問導演在建國市場待那麼久,有沒有什麼是新的人可以帶到傳統市場裡面?

導演:我們拍片的時候,其實還有很多年輕人進來,畫畫的、拍照的、田調的,還有一位做建國市場買菜幫,都是要幫大家認識這座重要的市場。這些年輕人大概有二十幾位,他們把成果拋到網路上,讓大家關注這座市場,包括攤商,包括客人,包括我們坐計程車,大家都在談建國場要搬家這件事。因為這些年輕人在網路上做的事情,讓很多地方的電視台或報紙,在最後一個月都來報導,而且都報導正面的。這個力量就是幫助了建國市場,本來攤商會想:「你來幹嘛?我這生意做得好好的。」慢慢的他們開始感受我們這些記錄人,會說:「謝謝你們!不然沒有人知道我們建國市場要搬家。」所以我覺得,全國各地如果有傳統市場要搬家,一定要讓大家知道,傳統市場除了賣便宜、新鮮的食材,還看到這些人很認真,可以信賴,可以當作你交朋友的地方。讓大家覺得,原來傳統市場跟一般零售或批發商店真的完全不一樣,要感受那個人情味、家常味,傳統市場才看到的,這是屬於台灣獨特的常民文化,庶民文化。

觀眾H:搬遷之後,市政府的交通配套措施到底是怎麼樣?而且就像你提到的,市府想要它變成觀光市場,那有沒有做到什麼配套?因為你這部電影播放之後,會吸引很多人想要逛這個市場,但交通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。

導演:以前在台中的任何地方坐公車,都可以到建國市場,不管東西南北,搭公車一定可以到火車站,火車站走過去,市場就在那邊。搬去新地方之後,政府要讓公車班次多一點,就這樣。

詹秀珠:我最後想要感謝林煥文導演,感謝桃園的朋友們,我自己覺得,傳統市場就是一個食材博物館,傳統市場一個傳遞知識的地方,傳統市場是一個讓你知道時間味道的地方。如果你今天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,只要你走過傳統市場,你聞到肉粽香,你就知道端午節到了,不是嗎?我真的非常感謝林煥文導演幫我們建國市場記錄下來,他拍的所有內容,我覺得可以剪三部,我們繼續等待,謝謝。

導演:最後很感謝桃園電影節,桃園的朋友,還有游老師,讓我剛剪完這部片就可以在這邊播映,跟大家分享。我很高興,在我想要好好拍一部紀錄片的時候,能夠拍到建國市場要搬家,真的很謝謝各位今天來到現場,也謝謝桃園電影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