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健美皇后》導演 Sascha Ettinger Epstein

片名:健美皇后 Destination Arnold
日期:2017年05月14日(日)16:30
地點:桃園光影
來賓:健美皇后導演 夏沙.艾丁格.艾斯坦(Sascha Ettinger Epstein)
主持人:桃園電影節 節目策劃 吳奇龍、張明怡
打字:蘇郁雯

導演:我們告訴電視台這個故事:「兩個澳洲原住民女孩準備參加阿諾健美賽。」但是當電視台給了錢之後,這兩個女孩卻已經變得很胖了。本來想拍這兩個女孩去參加比賽,還遇到阿諾,但她們的身材已經走樣了,有錢但卻無法參加比賽,還見不到阿諾,不知該怎麼辦。其實Natasha就是那間電視台的員工,裡面的人認識他,卻看到她一直猛吃蛋糕,大家很擔心這部電影,想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為何主角還在猛吃呢?原本以為很簡單的拍攝,想說個六月就能拍完整個過程,最後卻拍了兩年,後來變得比較像是友情的故事,而非健美的故事。宣傳的時候,有很多健身師或比賽給她們免費參加,希望可以推廣健美運動,但發現結果不如預期。

主持人:那當他們發現不如預期時,反應還好嗎?

導演:電視台還蠻喜歡這個成果,但健美、健身或相關的協會就沒有那麼滿意。雖然沒有拍到原先預期的內容,但我想傳遞的訊息還是有拍到的,因為澳洲原住民有很多健康問題,像是糖尿病、肥胖、心臟病等等,所以最後這部片還是有提到這些議題,希望且呼籲大家多多注意自己的身體、注意健康或飲食以及規律運動。

大家如果有看到的話,在影片的最後Natasha承認自己有憂鬱症,在澳洲,人們不太會去承認自己有精神上的問題或心理方面的疾病,因此希望這個片段,能讓大家知道其實承認這種疾病或問題並不會怎麼樣,應該勇敢面對、想辦法去治療。雖然經歷過風風雨雨,但這兩個女生還是非常幽默風趣,講話也很直接,我其實很擔心透過翻譯,大家還能不能感受得到?還有這兩個女生在健身的過程中常會罵髒話,這並非想罵人,而是她們的性格就是如此。

主持人:在看影片的過程中,我一直很好奇,紀錄片拍攝時,導演與被拍攝者的關係是怎麼樣培養的呢?因為拍的都是比較親密,講的事情也是比較私人的內容,該如何讓那些演員在鏡頭前能夠自在、放鬆、表現自己,導演是如何去處理彼此之間的關係呢?

導演:拍攝的時候只有我和收音員,並非很龐大的團隊,而且我挺嬌小的,應該不太具威脅性吧?起初是很輕鬆的,大家也都很合作,因為兩位女生認為自己會成功,相信我會拍出她們美好的一面,因此都挺樂意在鏡頭前展現自己。但後來Natasha知道自己不會成功,就有點想要放棄,再加上憂鬱症的問題,讓她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,就不想拍了。但畢竟拿到了錢,一定得拍出成果,所以整個過程花了很多時間。我不斷地求她讓我拍一些東西,並且承諾一定會呈現她最好的那一面,只是就算後來答應了,仍舊沒有到非常合作,就算只是請她在家旁邊跑個步,她也不要。有趣的是,最後Natasha看到這部片後很感動,還打了電話給我說:「我很喜歡這部片,我們來拍第二部吧!我要去練拳擊。」

事實上,這整個故事其實都是Natasha的想法,還主動去找監製。在得知可以拍攝後,還到處和大家說她要去拍這部片,因此Natasha也無法輕易的去放棄。只是在拍攝過程中,我真的很討厭她,我只拿了六個月的薪水,卻拍了兩年。(笑)儘管她很愛講話,又很容易放棄,我還是挺喜歡她的,因為她很真誠、很有魅力,也很真實。拍到最後,我也會想,這兩個女孩最底是誰贏了呢?Kylene雖成功健美,又有完美的身體曲線,但卻一個人在房間過著規律的生活,吃著單調、控制中的飲食,除了訓練也沒有其他娛樂;而Natasha雖然健美不算成功,卻能與親朋好友在一起,吃著自己愛吃的東西,還能出去玩。事實上,我認為健身是有點病態且自虐的運動。

Matthew Holmes導演(《俠盜賓漢》導演):身為一個澳洲人,我看完感到有點難過,這個是關於原住民的故事,因為原住民的生存狀況並不理想,尤其是健康的問題,因此又難過、又感動,希望能有更多人去觀賞這部片,引起更多人的注意,並正視這個問題。不過,最後Kylene有交到男朋友嗎?

導演:臉書上有很多人追蹤她,尤其是男性,非常非常地多,但她現在還是單身,因為她的標準是很高的。

主持人:我想再詢問一個問題,其實我不是很了解健美這個運動,因為我並不覺得很漂亮,而且感覺很痛苦,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,這些人的理想到底是什麼呢?

導演:對於喜歡健美的人,這是一個自我控制的藝術,別的東西我們可能無法去控制,但透過這項運動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、塑造自己的體態。再加上,雖然訓練過程很痛苦,但這項運動的樂趣、快樂,便是建築在這種痛苦上,有點鞭打、鞭策自己的感覺,或許就像前面說的,有些自虐。這可能是文化上的差異,像東方人喜歡纖瘦的樣貌,西方人則偏好充滿肌肉的體態,可能是受到好萊塢電影的影響吧!像男生會喜歡去練六塊腹肌。

主持人:但這並沒有非常流行對嗎?

導演:不!目前越來越普遍,快成為一種新趨勢,但主要還是男性,並非在女性世界,所以Kylene這種情況是蠻少見的,因為她真的練得很壯,連男生看到都會有些怕她。一開始拍攝時有很多想法,例如:男性、女性的性別探索等等,但最後演變成友情的故事。

Matthew Holmes導演:有件有趣的事,因為這兩個女孩都曾經歷家暴,且爸爸多半消失在她們的生命中,會不會是因為在這種背景下,讓兩位女性想將自己練強壯,塑造強壯的樣貌,好可以保護自己。

導演:我也是這麼認為,透過這個運動,女性也可以把自己練得很強壯,像Natasha有三個孩子,但從沒人能幫她一起照顧孩子,只能靠自己,因此透過這個運動不但能將自己練強壯,體態也能變得很好看,更有能力去照顧孩子。這個運動還蠻極端的,Natasha是無法做到像Kylene那樣的,因為她有孩子,性格上、各方面都需要做心理建設之類的。但我想最終的精神,並非把身體練成什麼模樣或是贏得比賽,而是一種重新出發的感覺,成為一個嶄新的人,這可能更加重要。

觀眾:我不是很了解澳洲脈絡,為何會有這麼嚴重的健康問題,是因為高熱量的食物嗎?還是什麼其他的因素?為什麼其他族群不會有這種問題呢?

導演:就像許多地方會有類似的問題,澳洲過往也有黑暗的歷史,原住民受到殖民者的打壓、殺害,所以如今他們狀況都相對比較不好,會有很多健康問題,壽命也偏短,還有些去坐牢等等。雖然政府有試著要幫助他們,想拉近這個差異,仍還是不見改善,因為許多原住民很貧窮,更沒機會接收正確的飲食觀念,例如:垃圾食物對身體不好。

主持人:其實這種情況已造成一種惡性循換,原住民的爸媽將錯誤的觀念教授給他們的下一代,因此雖然政府想從教育下手,但這並非一蹴可及,得花很多時間才能改善。

導演:但這個情況其實是有在改善的,因為現在有許多原住民的律師、醫生在幫忙,且在電影界有一個很大的組織跟原住民有關,嘗試這些改善這些問題,但依舊還有很長的一條路要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