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她的母親》女主角 西山諒

片名:她的母親 Her Mother
時間:2017年05月14日(日)
與談人:她的母親 女主角 西山諒
主持人:桃園電影節節目策劃 吳奇龍
打字:蘇郁雯
(提醒:內文有部分劇透)

主持人:大家看到影片女主角真的很厲害!幾乎一個人獨撐全場。

女主角:謝謝!不僅是剛剛看到自己拍的片子,想到拍攝時的點點滴滴,還有在影片中飾演母親的心情,還有所有工作人員的努力,今天所有的努力能在這裡讓台灣的觀眾看到,我非常的感動。

主持人:妳是怎麼去準備這個表演的呢?因為這個角色的層次非常的複雜,影片前後段的態度幾乎是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轉,妳是如何去準備這個角色的?花了多少時間呢?

女主角:其實拍攝時間很短,只花了兩個星期。可是如果拍更久的話,我擔心自己無法承受劇中母親的心情,那感受是很煎熬的,所以兩週剛剛好,可以一鼓作氣地把它拍完。雖然真實人生中不是母親,且大家剛剛看到的是導演寫的劇本,並非真實事件,但由於導演寫得很真實,所以很快就能進入狀況。拍攝的那兩個星期,雖然在城市中,卻像身在沙漠,感覺非常孤獨,每天心情都很不好,吃也吃不下,所以是相當痛苦的拍了這齣戲。

觀眾:我想請問為什麼母親最後才將手機拿出來呢?我有點懷疑這一部分。

女主角:其實對母親來說,心情是很複雜的,一開始當然不會相信自己的女兒會做什麼壞事,雖然警察來問時會有些動搖,但當時事件才剛發生,根本忘記自己有女兒手機這件事。後來「有嗎?」「沒有嗎?」到底女兒發生了什麼事情,身為一個母親她想要知道,所以才會一直去是試。而到了最後,真心想知道真相,才會交出手機,主要就是母親的心情是有很多轉變的。

觀眾:我想請問,一開始母親的形象是很軟弱的,不但被丈夫打,還一直在道歉,但後來卻變得很堅強。這中間差別有些大,這是怎麼樣的轉變呢?

女主角:六年前,因為是自己在家,女兒卻被殺,所以看到丈夫時會感到很慚愧、很抱歉,但六年後,和丈夫離婚了,一個人在家是很孤獨寂寞的,一直支持她的正是「相信女兒」這件事,所以那種堅強或許是一種自我武裝。

觀眾:我想要稱讚,雖然電影並非討喜的題材,但卻是很棒的劇本,而且女主角的演技超棒的、非常有層次,you did a good job!我的問題是,在電影中很大的篇幅糾結於親情、報復跟正義,而母親這個角色的轉變,從最一開始一定要執行死刑,到後來開始動搖。當中媽媽曾說:「他是唯一能理解我心情的人」、「他是唯一我應該傾訴的對象,所以他不能死。」,最後母親替他辯護,是為了正義,還是為了一個傾訴對象呢?

女主角:首先,女婿本來就不是完全不相干的人,因此和他見了面、說了話後,身為母親開始能夠了解他的心情,雖然站在一個母親的立場,最想要相信的是自己女兒,但更想知道的是女兒到底做了些什麼,才會讓女婿做了這樣的舉動,因此為了了解死去的女兒生前真正的想法,女婿必須活下來,做為自己的對話對象。

觀眾:影片中有很多人僅是表面形式上的客套,像是影片的最後,兩個母親的對話,看似互相諒解,但事實上卻永遠彼此怨懟,請問這是日本的文化嗎?表面與內在所表達的不同。

女主角:也許是吧!也許這就是日本人特有文化吧!

觀眾:我想請問手機裡到底寫了什麼讓母親這麼激動呢?

女主角:這是每次電影節觀眾必問的問題呢!雖然今天導演沒有來,但往常導演都是說:「這是秘密。」你腦中想到的,就是答案。

觀眾:母親看手機的那幕,是痛徹心扉哭泣的畫面。請問在演那個場景時,是想到了什麼,讓自己哭得那麼傷心呢?

女主角:拍這部電影時,整個心情都是很悲傷的,但導演卻說拍這部片時都不能哭,只有看完女兒手機的那畫面才能哭,但想跟大家說一個大秘密,其實那個畫面是拍攝的第二天,對於角色的心情、劇情的走向都還不是很了解,因此那天根本哭不出來,導演就狠狠地罵了我,真的非常難過就哭了。

觀眾:我覺得女主角真的演的很棒,雖然她演的是母親的角色,但本人看起來就像女兒一樣非常年親漂亮。其實我只是想分享自己的感想,死刑議題在台灣被廣為討論,雖非為這部片的重點,但這樣的議題給了我們更多思考的方向,非常感謝你給我們帶來這樣的片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