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 》製片 張獻民

片名: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 River Road
日期:2017年05月16日(二)11:00
地點:SBC星橋國際影城
來賓:製片張獻民
主持:吳奇龍
打字︰李維

主持人:這部片的導演李睿珺導演明天要參加坎城影展,我們邀請到影片的製片張獻民來與我們談談。一開始先稍微講一下當初是怎麼發掘這個劇本、開始這個案子的?

製片:當時是七、八個劇本裡最好的劇本,它在故事的階段很好,兩個小朋友也寫得很好,然後成年人的形象不太清楚,母親該怎麼辦等等,看故事的時候不太清楚,但寫成完整的劇本之後,很快就要進一步有製片的行動。但是在完成的劇本裡,我覺得就是兩個小朋友對白都有問題,從我的角度,中間的戲有問題,只有這兩個小朋友又要互相說話,又不太想說話,就覺得有些問題……討論也不是非常多,這樣的東西貼近的時候,比較受歡迎,因為就是比較容易懂。還有拍這樣的戲,製片方面都應該不會是很麻煩的事,所以選的過程是非常順利的。

主持人:我們有沒有問題想要問製片的,可以舉個手。

觀眾:為什麼開頭是很像歷史部分?

製片:李睿珺導演有一個野心,他想把這一個縣過去的文化,通過這個旅途展現出來,包括它變成廢墟的那些東西,他都想展現出來。主要是中段有很多破敗的石窟,那些石窟是有名字的,還有後面那個廟,開頭則是學校的部分,在一個很小的城市裡。

主持人:導演想要把那個地方的歷史放在影片當中,所以在小朋友的旅途當中,會看到毀壞的房子,或是廢墟,那都是很有名的歷史古蹟,所以會有點像歷史片的感覺。

製片:那些石窟和壁畫確實是真的,不是劇組做的。導演是有解釋這邊應當是沒有晉朝吧,但是隋朝、唐朝的壁畫都有。確實有點難以想像,現在是不是應該對它進行一些保護,因為看見的情況是沒有保護的。那個地方很乾旱,又沒有人去摸它,它應該還會停留很長的時間。保護是什麼意思,比如說是不是要使用玻璃罩給它罩起來,但用玻璃罩罩起來一定比在自然當中保護得更好嗎?這個也沒有一個結論,所以現在還是這樣裸露著的。可是如果作遊客自己要去的話,很難在這些石窟裡找到壁畫的殘片的,有些真的是唐朝的壁畫,也沒有看守、阻止你帶回家,這有點令人難以置信,這個縣叫作高台縣。

主持人:我再和小朋友說明一下,製片的意思是說,你在電影裡看到那些廢墟、洞窟裡的壁畫,那些都是一千多年前的東西,不是劇組特別做出來的。那些東西都是有歷史性的,所以你會覺得開頭的地方有歷史的感覺,因為導演想把這樣的東西帶進電影裡。

觀眾:我想問兩個小孩子在整個過程當中,因為要請小朋友演戲是件不容易的事情,在這過程中,你們是怎麼引導他們進入狀況?

製片:有意願的很容易,找到的小朋友都會願意演,小朋友很熱情、覺得好玩。然後也要跟家長、學校商量,這個片基本上要對準暑假的時間進行,暑假一開始就開始工作,暑假結束把小朋友送回去。然後就是導演對小朋友的一個感覺,他覺得哪個小朋友可能比較適合。有關兒童的表演,我們也從專業的角度做過很多,比如說兒童一開始都演得不錯,但他非常容易疲憊,因為他太興奮了。早上六點起來,玩到十點鐘他要睡覺,因為在劇組裡面,所有東西都新鮮,他跟所有的人玩,他就餓了,然後喝太多、還要上廁所、還要睡覺。中午的時候他不能表演的,劇組必須為他休息四個小時,類似這樣的情況。還有小朋友五天、七天之後他就不願意演了,因為他覺得無聊。劇組能夠找到的小朋友都是非常靈活、非常有靈氣的,這種小朋友一開始都會特別興奮,但是到了後半段怎麼辦,這個我也只能跟導演一個一個從經驗講清楚。小朋友的主要問題還是一個傳統文化的問題,就是十歲以下的小朋友已經完全不講本民族語言了,二十歲以下的講一部份,然後他們找了整個縣城裡,沒有找到一個騎過駱駝的小朋友。李睿珺基本是當地人、是漢族,他住隔壁的縣,離這邊大約六十到七十公里吧。後來真的去時,發現真的沒有這樣的東西,算是趕上那個尾巴吧。他們的父母全部講本民族語言,年輕人日常交流時有時候會講本民族語言,再小的朋友,像這兩個演員,基本上從來沒有講過。但是非常快,他們用了十五天的時間,因為他們每天其實聽著這樣的語言,但是由於學校等等的影響。然後那個訓練非常快,因為語言訓練和其他訓練是併行的,也不能一直語言訓練,他會累嘛。有個野外的生活,騎駱駝、騎馬、驢子等等,有各種各樣讓他去適應,最後起作用的還是駱駝。那個過程非常快,大概一天就解決了,就是還是我們傳統講的他那個血液裡的東西。如果我從台北帶一個小朋友,可能要培訓十五天才能自己騎駱駝?但是他們用了一天就可以自己騎駱駝,而且他也很開心,自己騎著駱駝在外面跑一圈。我們也討論過是不是要從北京帶演員過去,後來那些方案全部放棄掉了,全部演員都是非職業的、當地的。只有那個母親,那是導演的妻子,算是半專業演員,其他像是爺爺、朋友、喇嘛,包括父親,父親最容易找專業演員嘛,但也是一個當地人,所有角色都是。

主持人:所以導演在挑選小朋友演員時,後來有因為小朋友的個性再調整劇本嗎?

製片:基本上沒有。小朋友很多,一天當中可能要看三百個小朋友,就像今天(現場的)這個畫面一樣。應該比較是直覺層面,導演要保持一個敏銳,看了三百個、六百個小朋友,他還是一瞬間知道哪個小朋友要再來。但因為這個城市很小,小朋友人數大概也只有一千個以內,應當一千個都看過了。

觀眾:這個地方在哪裡呀?

製片:甘肅高台縣,這個縣只有這個民族,叫做裕固族。裕固族在官方統計有八萬人,八萬人全在這個縣,這個縣基本上沒有其他的居民。這個縣大部分地區是牧區,是個很大的縣,主要人口是放牧的。大體是一個河西走廊的概念,在酒泉的東邊,也就是敦煌的東邊。看見那個石窟,很多人會想起敦煌。日本有一個攝影師二十年前到這個地方拍過圖片,就是那些廢棄石窟的圖片。這個民族「裕固」,它是突厥語的詞。他們是佛教文化傳統,他們當時基於西域、中亞,不是藏傳文化,藏傳文化是後來的。

觀眾:電影中有一些關於水源的問題,請問當地政府有對於這個問題有什麼解決方案嗎?

製片:我不是特別了解,附近水源問題最嚴重的是一個叫民勤的地方,但這個地方離民勤很遠,大概有八百到九百公里吧。那是環保界相當關注的地方,它是沙漠化最明顯的地方,這個地方實際上它的地形各種可能性都有,一方面就是草場退化蠻嚴重的,但還是有很多牧場,不是說都沙漠化了。這個縣還沒有到一個必須集中居住的程度,因為政府如果到了非常嚴重的時刻,他會希望居民集中居住,不要散在各地遊牧,比如說都住到縣城來,政府來提供一些幫助。但誰都不希望改變自己的生活,如果他真的居住在野外,你要他住到城市,對他來說是不舒服的。

這個縣沙漠化還沒嚴重到那個地步,就還是有零散的放牧點在外邊,他們也會有遷徙的習慣,有遷徙的習慣,你就會看到有些村子是被放棄掉了。而且那些房子很可能是政府幫助建築的,因為那些房子互相太像了,是統一建築的,或許當時是有過工業的,這個地方我們不了解,但另外附近有個地方曾經有過工業,但後來工業又撤離了。缺水肯定是一個蠻嚴重的一個廣義的情況,但是具體到一個村子、具體到那個牧場,是不是它一併消失了,還需要另外確認。裕固族的八萬人主要還是在牧區。水源大部分還是集中在酒泉、敦煌,再往南邊一點,青海主要在格爾木附近,從政府策略來說,那邊有很多生態雨林,那是個盆地,問題相對好解決。

觀眾:剛剛前面有提到廢墟裡的壁畫,其中最後一幅就是唐三奘取經,導演是不是有隱喻對照的意圖?因為當時唐三奘是到西域取經,這兩兄弟則是找回家的路,可是到最後找到的是一個已經被工業化破壞的家。我覺得導演在這部片企圖很大,除了工業化的影響,另外隔代教養、宗教、文化的沒落,我覺得都是導演想要在這部片子裡表達的。

製片:對,野心蠻大,但那個淺層次的東西非常容易讀,可能也是這部片的優點,像是野外生存、兄弟倆的關係、跟父親、爺爺的親情,比較容易能看懂。另外一些東西,就是看造化吧。李睿珺他畫畫,電影的海報一般都是他自己畫的,他自己的畫風跟這個也比較像。這邊實際上一直到高昌,對西域了解的人知道,那一整帶畫風是一致的,我也就只能說到這邊吧。至於那個層次,就是個人願意去看。 

剛剛觀眾也有提到生態的問題,當然這個話題很多人會來講,就是內蒙古地區這個話題一直存在,他們那個集中居住更加明顯,整個寧夏基本上全部沒有牧區,政府做一個統一的決策,全部給欄起來,讓草場、戈壁自我恢復二十年。因為西藏有地區給封上的時候,是講說七年,那西藏大家都不清楚,因為下邊是凍土,那個很特別的。寧夏有的地區是圍二十年,把居民集中居住,是一個全球的問題,但或許是工業化的問題,還有牧民自身的過度放牧,因為牲口可以賣錢,就像農民會種太多糧食,牧民會讓牲畜一直繁衍,這個問題很多研究的,作為學者我經常會看這些研究,內蒙在這方面的研究是最多的。但我還是這樣講,這東西是虛構的,一方面荒漠化很嚴重,但另一方面大概也是所有人的情況,我大概只能說到這邊。內蒙各地方不太一樣,工業化影響最嚴重的是鄂爾多斯,但是像西寧格勒的草場被保護得非常好,這個話題確實非常的複雜。還有一個教育問題,就是居民集中化的典型,把它散在各地,沒有教育,或是教育非常差,但把它集中起來,教育稍微好一點的話,當然肯定不能跟大城市相比,但教育稍微好一點,又意味著居民的集中居住、與父母處在一個脫離的關係當中。就是小朋友可能也會有看法,你是想要讀好一點的學校,離開父母,還是留在本來的學校,和父母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