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她的母親》導演佐藤慶紀(中)、女主角西山諒 (右)

片名:她的母親 Her Mother
日期:2017年05月16日(二)16:30
地點:SBC星橋國際影城
來賓:導演佐藤慶紀、女主角西山諒
主持:吳奇龍/span>
打字︰李維

導演:大家好,非常感謝大家看這部影片,我迫不及待想知道大家的感想,和大家交流。

觀眾:我對導演選擇用手持鏡頭,又那麼靠近所有演員的方式,覺得很驚人。九十幾分鐘,我完全被劇情吸引,到現在還沒辦法恢復過來。非常謝謝有這樣一部影片,當中有很多層次的探討。我很好奇女婿第一次在獄中見到岳母時,為什麼有一個很冷的眼神?

導演:這個問題非常棒,因為我曾經採訪過受刑人,也很驚訝許多人進了監獄之後,心境會有很大的改變。所以你在看的時候,會覺得為什麼女婿在第一次見面時會那麼冷靜,因為他進去之後,反省到他做錯了。我會拍這部影片,正是因為曾經採訪過受刑人,才有了動機。

觀眾:這部影片是真實的故事嗎?在台灣也有廢死的討論,也有很多爭議,在我看完片子之後,覺得導演似乎較傾向廢死?女主角呢?

導演:我本人是反對死刑的。倒沒有要透過這部電影,特別去說服觀眾廢除死刑,只是希望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和眼光去看待事件本身。

女主角:對於死刑的問題,很難明確表達贊成或反對,但我相信世界上如果有人的家人被殺的話,一定會希望加害者被判死刑。不過如果是像電影中的殺人犯是自己的女婿,她願意冷靜下來,去聽聽對方為什麼殺人,或是女人是否真的有做錯的地方,或許、也許可以原諒吧。

主持人:大家有沒有問題要詢問女主角,這部片只花了兩個星期完成。

觀眾:看完這部片,讓我想到東野圭吾的小說《空洞的十字架》,也是在講死刑議題,不知道兩位有沒有看過。日本也有像是廢死聯盟這樣的組織嗎?關於影片中的問題,女主角第一次到監獄填表格的時候,她在關係欄位填了女婿,第二次則是填被害者的母親,我想知道當中有什麼用意? 

導演:東野圭吾是日本非常有名的小說家,但我不知道這本小說。關於影片的那個問題,其實無論是探監的人,還是受刑人,他們的心境一直在改變,所以他們的關係也一直在改變。還有一點要補充的是,剛開始去探監的時候,會把對方視為犯人,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即使是犯人,他也是一個人。

觀眾:我覺得劇情蠻緊湊,讓人心頭蠻糾結。可是一開始就已經表達最後會是個比較平穩的結局,讓人看下來變得比較沒那麼緊張,因為你已經知道後來會沒事,不知道說為什麼要這樣安排?

導演:這個問題很微妙。那個家是全家人一起生活的家,也是女兒被殺的現場。在寫劇本的時候,那其實是結局,剪接的時候,又決定安排到一開始,很難用言語說明。

觀眾:我其實在想如果自己最愛的女兒被殺,導演可能提出兩種療癒的方式,一種是爸爸的忘記,一種是媽媽的原諒。可是我覺得到最後爸爸並沒有忘記,一切並沒有結束,沒有重來,媽媽也沒有原諒對方,甚至於最後的結局,媽媽因為得知了簡訊的事,以及因為自己的隱藏而害了對方,更加深了自己的罪惡感。她己經有很多的創傷,還要去背負另一個母親的傷痛,這和我原先預期的療癒過程完全不一樣,以上是我的心得。

導演:謝謝。

觀眾:我看這部片會覺得她的家庭本身就有一點問題,透過劇情也看得到他們有很大的性情變化,當中媽媽有一句「是這個家害了女兒」,那是什麼意思?

導演:在塑造角色的時候,會想到突然痛失女兒的雙親他們的反應會是什麼?即使是平時感情很好的一對夫妻,但是遇到這樣重大的事件時,也會受不了刺激,什麼話都會冒出來,或是互相責怪。

觀眾:為什麼選iPhone手機六年前、六年後?這六年的設定是必要的嗎?那時候會有line嗎?當初設計這個橋段,有考慮這個問題嗎?還是說時間可以縮短一些,不要讓我們覺得有點突兀?我自己的感覺啦!

導演:他們用的不是LINE,是SMS。2010年已經有iPhone了。

觀眾:感謝導演帶來這麼nice一部戲。我想日本是一個很傳統的國家,跟中國或台灣也好,都會有殺人者死這樣的思想。我想了解一下在日本,只要被害人的家屬有意願,不願意加害者被判死刑,法官就會予以考量嗎?另外就是在台灣這個話題也吵的沸沸揚揚,但我覺得很多人都是局外人,不管是廢死還是支持死刑,都是局外人。我覺得在戲裡,日本人如果是考量到被害人的心理的話,我覺得這樣是比較好的,我覺得外人既不是加害者家屬,也不是被害者的家屬,很多人都在講一些風涼話,就像戲裡講的「偽善的慈悲」,我覺得蠻無聊的。

導演:其實在日本雖然有家屬會像電影中的主角寫訴願書,但在拍電影前,我有特別查過,從來沒有法官會因此改變判決。家屬的陳情書或是發表的言論,都是不會動搖法官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