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黑熊森林》導演 李香秀

片名:黑熊森林 Black Bear Forest
日期:2017年05月18日(四)
地點:星橋國際影城
來賓:導演李香秀
主持:游惠貞
打字:羅漪文、林予安

觀眾:您怎麼想要拍這部片?

導演:我以前做過一部跟海洋有關的紀錄片《南方澳海洋紀事》,拍海之後想拍山。我完全沒有登山經驗,跟山沒有任何淵源,我是在都市長大的。台灣有山有海,但九成的人都住在平地,對山、對海都很不了解。我沒有登山經驗,所以在拍這部片之前,我參加一些登山的課程,而且我的年紀也不小了喔,要背起重裝,走三天四十多公里到有熊國,真是很大的挑戰,我能感受自己走路都是咬著牙的,但我知道當我走到終點,片子是可以得以完成的。當初我把片子設定得太龐大了,因為熊很難等,沒有把握能拍到熊,即使當時我已經開始在找資金了。在台灣,拍生態紀錄片多是長期耕耘的前輩,雖然我有聘攝影師,但他們很多沒有拍過生態的,既然我是領隊,我也要會拍。所以我花一段長時間學習拍攝生態,我告訴自己要像獵人一樣的敏銳。所以經過很多時間,從拍到黑熊到其他動物,每個鏡頭都逐年累積。

觀眾:我們看到很多很棒的畫面,又下雨,遇到下雨的部分,妳是怎麼掌握克服硬體的?

導演:講到雨,我還覺得我拍得不夠多。你們看到的很多素材是分兩年拍出來的。我只能說我比較幸運,現在科技的進步,攝影機都有自動監測,電池也比較輕、也耐久防潮。我甚至還去買過發電機,請山青幫忙背到山上。原住民有三次重要的對抗日本事件,大分事件就是發生在那裡,所以夜間盡量不要出去,白天就是努力工作。我還遇過沒有電池,記憶卡記憶體不足卻沒有電可以輸出到電腦等等。拍動物的時候,記憶卡滿了,我要換記憶卡,動了一下,動物聽到聲音就跑了。

張贊波導演:片尾出現紀念林大哥的字幕,我才在片中建立對這個人的認同,意外得知他去世了,很難過。你剪輯到甚麼階段,他才去世?他的去世有沒有影響你的剪輯?

導演:林大哥去世是我這部片子最大的遺憾。我的片子2016年12月上映,林大哥在2015年5月罹癌,當時我的拍攝還沒結束,壓力很大,不僅是拍攝的問題,還有剪接的問題,音樂也還沒開始做,所以我就決定找一個剪接師一起合作,加快剪接速度。我輾轉知道他的存活期,每天都在數日子,希望能在半年內完成。去年六月中旬,獲知他已經回家安寧治療,我趕快把影片輸出,趕去花蓮,家人等著我。我們借了投影機,在客廳陪他看。片子看完沒幾個小時,林大哥走了。這是我最大的痛苦,我非常難過,林大哥給我很多的溫暖,山裡面發生太多事情了,林大哥都會挺身而出。片子一做完,我就趕快上映,我要讓大家知道林大哥的故事。

觀眾:熊斷掌的事情,是誰設的陷阱?林大哥對於熊斷掌的事情的看法?

導演:我拍到兩隻斷掌熊,但熊的斷掌未必在大分發生的,熊到處跑,哪裡有果實就去那裡,是趕集式的。熊在哪裡斷掌並不清楚,但確實是中了捕獸夾,這是很嚴肅的部分,去年社會上就掀起保育和狩獵大戰。可是,我的片子設定是黃美秀,台灣人原本不知道有黑熊,後來因為熊貓來了,大家才知道。台灣有一半的土地居住著動物,我們對熊很陌生,這部片子是要揭示事實的存在,黃美秀的研究為了提供保育的方針,但要認識才知道保育。我的影片的目標有限,先認識熊,其他以後再說。

觀眾:這部片很好,您做得很扎實,請問您準備幾年?如何籌措資金?

導演:這部片花了六年多,我走了一百五十幾天,每趟來回80公里,都是重裝翻山越嶺。我身兼數職,為了省錢,自己擺自動攝影機,最後一年才找剪接師進來。我臉皮很薄,不好意思借錢,好在遇到的貴人很多,玉山銀行同仁很好,幫助了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