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香蕉天堂》導演 王童

片名:香蕉天堂 Banana Paradise
日期:2017年05月18日(四)15:30
地點:桃園光影電影館
來賓:導演王童
主持:游惠貞
打字︰賴函佑

主持人:這部影片在我們「電影製造歷史」的單元,單元有很多部影片,但是大家都覺得一定要這部,因為它是一個喜劇。雖然是個很沉重的議題,可是它用喜劇的方式呈現。在這種以歷史作為背景的類別,是非常少見的。導演當年為什麼會拍這部影片?那個年代,要講述這樣的故事應該是不容易的?

導演:為了喜歡電影的人吧。當初的有些老朋友,愛電影愛到去美國讀電影,回來拍電影。當年1989年剛解嚴的時候,有一段時間,大家都說自己有感動的故事。電影是市場沒錯,但是還是要說有感覺的故事,有人說鄉土文學、有人說外省故事、有人說1949年戰亂後來的故事等等,所以我們就是各說各話,讓電影題材更豐富一些。我有一個精華的三部曲,三部曲要花很多錢,從日據時代的大正年,拍到昭和、拍到這部,一部一部拍,就有這部《香蕉天堂》。

主持人:前面就是《無言的山丘》和《稻草人》。

導演:對《無言的山丘》是最後拍的、也最貴,其實應該要拍大正年、昭和然後這部。後來我又多拍了外省的故事《紅柿子》和《風中家族》,因為我是軍人子弟,六歲就來台灣,對於那段動亂不知該怎麼說,就是不懂為什麼人要戰爭,不管是對敵人、還是對誰。我是反戰的,畢竟戰爭對人是不好的。 

主持人:其實我們談到那個年代,有談到關於白色恐怖的影片並不多。然後從中國來到台灣的人們,在台灣很艱難的去生活,比較底層的這種外省人在台灣跟一般老百姓的庶民生活,這樣的影片本來就很少。當時在台灣社會,這部影片的反應大概是怎麼樣。

導演:《香蕉天堂》的反應一般般,票房也不是很好。票房最好的是《稻草人》,因為閩南人比例的問題。還有一個就是《看海的日子》,因為黃春明的小說賣的很好。《香蕉天堂》就是平平,花了一千多萬拍的,大概賠了三四百萬台幣。 

主持人:但是這部影片很經的起時間的考驗,現在看起來也覺得很精彩。有沒有觀眾要問問題?

觀眾:王導演您好,我是來台灣中央大學的交換生。有兩個問題想要問,之前在《海上傳奇》中,有一個片段你講到說,當時跟著家人來台灣時因為家裡小孩子特別多怕走丟,所以要把孩子用繩子綁在一起。剛剛看影片的時候,講到他們來台灣時,你好像是用幾張圖片就交代了這個過程,為什麼沒有想過拍出來或是用影像呈現出來呢?另一個問題就是鈕承澤這個角色,為什麼選擇用撿筷子這個動作來顯示時光的流逝呢?鏡頭一轉他就已經年老了。

導演:這個就是電影嘛,三秒就可以代表十年。第一個問題你問的很簡單,為什麼沒有拍用繩子上船。請你看《紅柿子》,請你去看《風中家族》,裡面都有拍出來。你不能只看這一部,請繼續看王童的電影。第二個問題,你說你是中央大學的交換生,我們學校(北藝大)也很多交換生,很多北京來的學生。其實我覺得撿筷子這個,很多人在問,就變成一個經典片段。這個是一個……也不是設計吧,就是突然想到一個時間的轉換,這就是電影的美妙。

觀眾:導演我有兩個問題想請教。第一個問題,關於張世的那條線後來好像沒有特別去交代,一開始我以為他是主角,結果後來好像鈕承澤上來變成主角。之後因為他精神有問題,這條線就沒有再去鋪陳他,我覺得好像有點奇怪。另外,這齣戲結束的點,變成一個有點荒謬的點,就是他的謊言被揭穿了,那我想了解說為什麼導演想安排這個點作為結束。

導演:其實我的電影都很荒謬,因為人太歌頌政治、歌頌英雄。但是這個英雄是真的嗎?我在懷疑。大概百分之九十是庶民,庶民是真實的,比如說丁善璽導演的《八百壯士》,我當初是他的美術指導,談劇本的時候我就不習慣,為什麼八百壯士都一條心呢?應該八百壯士有八百個心呀!應該有人想逃跑吧?因為戰爭會害怕嘛!誰跟你一條心,對不對?那都是美好的文章,不人性、不是真實,所以我電影比較走荒謬。你剛說刻意把張世淡掉,因為鈕承澤還是為主,因為白色恐怖他瘋了嘛,瘋了就沒戲了,沒辦法再寫了,因為他也沒什麼好的愛情。但是張世演得非常好,他的戲已經滿足了,雙線不見得兩個都要有完美的句點,留一個人去襯托另一人,也是個說法。

至於結局……就是一個人生就是虛的感覺,真真假假。人就是當然血緣很重要,人最重要就是親情呀!人有愛情、有親情、有兄弟之情、有父母之情、有國家之情、有土地之情,這個情是從小到大的,看你要說多大,但也不能說謊話,還是要實實在在。這個我是受到日本小津安二郎或是山田洋次影響蠻大的,他們一輩子都追求庶民電影、就是家庭電影,都是最真實的。所以小津講他是賣豆腐的,所以他只會做豆腐,豆腐是很好,每天都看到,但不是美好,不能缺它。這種文化是比較讚美庶民,現在市場電影就是不喜歡這種電影,那我們就不拍嘛,也沒錢拍,所以電影還是要按照自己的步伐在走。

觀眾:我想要問導演,那兩個男主角後來到老年的時候都換了另一個演員,為什麼曾慶瑜就沒有換呢?

導演:那是一個橋,如果把曾慶瑜也換掉,電影就不通,人都變了。你留一個跟前面還能掛點鉤,但是這兩個你不換,演不出來,跨年代就是難嘛。很多美國電影也是嘛,有時候換老妝、做特效,最後還是不像,因為肢體動作就是不行。我覺得故事講得通就好了,如果全部換掉就不通了。 

觀眾:那為什麼是選曾慶瑜留呢?而不是另外兩個人呢?

導演:因為她是女生啊!女生留一個比較好呀,這很簡單的事情,曾慶瑜演得很好。 

觀眾:我超喜歡這部電影的,剛剛三部曲我都看過,都很喜歡,雖然以前很小看不懂,但是覺得好好看。看《稻草人》的時候很小,但就覺得好好看!就說這部好了,剛剛看之後覺得百感交集、覺得想法好多,影片當中的資訊還有時代的反戰和人性,還有我們對於環境的選擇如何面對,我覺得好多訊息。我最感動的時張世在哭,真的好感人!

導演:拍的時候我也在哭,因為真的親的兒子都不見得有這麼多感情,有時候養子反而好。心理學就有嘛,轉移作用。《風中家族》也是轉移嘛,撿來的孩子三個都愛他,所以人是複雜的。 

觀眾:我覺得那個就呈現了非常美好的人性。另外就是,張世在哭,最後的那個結尾,導演和編劇的技巧真的太高明,包括接的電話也是一個危機,後來我覺得那是一個人性的釋放。他回應他的假爸爸,可是那個情感其實是真的。兩個對象的身分都虛假的,但情感卻非常真實。我有一個問題就是,影片的設計當然導演和編劇都共同有一些想法,那它後來節奏跑得很快,前面講他們來台灣的時候很綿長在敘述、很細節,到曾慶瑜那個孩子開始長大的時候,那個速度就變成很快了。其實我可以明白,要講一個完整的、時間跨度很大的故事,在兩個小時的電影中,導演勢必要有所取捨,那導演取捨的標準是?

導演:老實講,這個電影拍完的時候,我不曉得多長。我的電影拍完時有三個多小時多,像是《風中家族》是四小時。會有《香蕉天堂》這劇本,是因為我真的聽到這個故事。一個在中廣,有一個會計主任,一直用騙的,到退休都不會會計。另外就是一個剪接師叫大王,就是張世的角色,就把這兩個角色湊一塊。我把這個故事說給王小棣聽,開始編這個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