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夢想續航》導演 李家驊

片名:夢想續航 For More Sun II
日期:2017年05月18日(四)19:30
地點:SBC星橋國際影城
來賓:導演李家驊
主持:吳奇龍
打字:蘇達樂

導演:佳映的James在一個場合裡聽到鄭老師做太陽能車的演講,James就覺這件事情太熱血了,於是他找了李中旺導演去拍了第一集,就是2005年的《夢想與無限》。十年過去,因為James對這個題材很有感情,他想看看當初鄭老師跟這一群同學現在在幹嘛,發現後續的東西還蠻有趣的,於是討論要不要拍續集。李中旺導演就想找比較年輕的導演來幫忙,就拉我進來。一開始,我覺得太陽能車比賽都比完了,有什麼好拍的,但認識了這鄭老師跟這群同學以後,被他們做的事情感動,就一路跟拍。拍攝的過程裡沒有很順利,本來預計一年要交片,但我拍了二十個月,還超支快一百萬,所以那個時候壓力很大,但James給我很多空間,讓我可以一路把這個片子做完。

另外要補充的是,從開拍到現在,從完成到上映,我們都沒有拿任何企業贊助。James講了一句很棒的話,如果我們今天要忠實去拍一個台灣產業的故事,我們就不能拿任何一家企業的錢,如果我們拿了錢,我們就站不住腳說故事了。所以,我非常感謝佳映的老闆願意花這個錢,給我這個機會拍這部片子,這個故事講的就是希望,希望大家可以在票房上多支持我們,謝謝。

觀眾A:片子裡老師的傳承精神跟使命感讓我很感動,想請問導演,到現在為止,有沒有學生願意回來?

導演:我們是2015年1月開拍,到2016年的10月才完成,所以我們完成沒有很久。有幾個同學都有回來的想法,但我覺得你們關心的應該是鄭老師有沒有接班人。(觀眾:對!)鄭老師現在有一個他設定的接班人,從英國回來,現在在台大作博士後研究的男生,他有出現在片子裡,我們都叫他陳博士。鄭老師應該是希望陳博士可以接手,但像蔡老師說的,還有四五年嘛,所以他再繼續努力。至於其他人有講了很多不能回來的苦衷,但是因為篇幅有限,而且有隱私的顧慮,不適合放在片子裡。

觀眾B:我是元智大學工程學院的大學生,這部片子給了我很大的動力。因為在大學裡面,我有一點迷茫,這部片子讓我看到學長姐們為了台灣努力的一段經歷,現在又非常有動力在國外打拼,讓我很感動,也在想覺得現在比較困頓的自己,是不是有機會可以跟他們一樣,朝我們的方向前進,謝謝。

觀眾C:我也是元智大學工程學系的學生,看完電影還蠻感動的,因為從電影裡面,我真正學習到對社會的責任。當初,我進機械並沒有憧憬,藉由這一部片讓我看到那幾位學長姐他們,他們好像對社會很有責任感,我覺得我們年輕一代可能就比較缺乏這一方面的想法,很謝謝你幫我們找回來,謝謝。

觀眾D:剛剛鄭老師不是說:「我會做到不能做為止。」既然片是你拍出來的,它沒有激勵到你嗎?

導演:在拍這部片子的過程中,我其實很受鼓舞。我覺得在台灣拍片很辛苦,我對自己的期許就是,我想要做影像創作,紀錄片也好,劇情片也好,現在還在努力的創作。我已經拍十幾年了,但是我必須說,這十五年來,有很多挫折讓我想要放棄。我覺得自己小時候是對電影很狂熱的一個人,等接觸到佳映的James還有第一集的導演李中旺,接觸到鄭老師,我才發現,天啊,我好平凡喔,他們才是狂熱份子,我其實是很受到激勵的。我拍片這麼多年,一直覺得,明明我這麼努力在做很重要的事情,為什麼大家都不理我,可是看到鄭老師和車隊的同學,我才發現不是只有拍片的人這樣,台灣有好多人都這樣。有這麼多人在大家看不到的角落默默努力著,那我要埋怨什麼?真的就沒有什麼好埋怨的。這不是漂亮話,我是真的被他們感動了。我記得在,拍到一半的時候,我就跟James說,「你拍這部片子在台灣根本不可能賺錢,因為我們票房很難跑。」他就講了一句話讓我徹底拜服,就是「我在台灣做電影,從來沒有想過賺錢這一件事情,我只是要做對的事。」前幾天,在另一個場合,我也有聽他說,這幾年台灣真的太悶了,他想要做一個可以鼓勵大家的東西,他還提到「禮物」這兩個字,我就驚覺,對啊,如果可能的話,我們都希望這個正向的能量是可以給現在的台灣一個鼓勵,我覺得這幾年大家好悶噢。我們真的很想跟大家說,台灣不是鬼島,有很多很棒的人在做很棒的事。但是,我真的很怕我拍完這部片子,我會把佳映搞倒,所以大家真的要去買票。我希望大家鼓勵這部電影,不只是鼓勵我,台灣需要鄭老師,台灣也需要更多像James這樣的電影人,希望大家可以幫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