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貝多芬的謊言》導演 森達也

片名:貝多芬的謊言 Fake
日期:2017年05月19日(五)19:00
地點:SBC星橋國際影城
來賓:導演森達也
主持:吳奇龍
打字︰林予安

導演:謝謝大家看到最後,這部片子一大半是我自己拍的,用這麼大的螢幕放映不太合適,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佐村和內老師。這部片子去年在日本正式上映,在日本可說是非常轟動,戲院都坐滿客人,很多人買不到票,我也很意外,因為剛好那時哥吉拉動畫也上映了,說不定大家就覺得很後悔,開玩笑的,畢竟紀錄片和動畫片還是不一樣。目前貝多芬先生應該還是很安靜、寂寞的坐在自己的公寓裡,在我來之前,佐村先生特別寫信給我,也知道這個片子會在這裡上映。

觀眾A:非常棒的片子,請問導演相不相信和內先生所講的每一句話,因為片尾有伏筆。

導演:信任這件事並不是零或一,這是一個選擇的問題,但現在媒體都是二分法,對我來說,有時相信有時不信。

觀眾B:請問最後的音樂都是真實呈現嗎?這個音樂出現之後,有沒有推翻音樂造假這件事情?

導演:音樂是當場錄下來的,曲子跟著電影上映,有觀眾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被媒體騙了,有各式各樣的反應,也有唱片公司想幫他出音樂,但最後卻被公司高層否決了。

觀眾C:影片最後有一個重要片段,加上片名是Fake,導演想表達的是,這對夫妻一起度過這個難關,還是一起創造這個巨大的謊言?

導演:我也不知道欸,讓觀眾自己判斷。其實他們到底有沒有說謊,只有他們自己知道。越搞不清楚的事情我越喜歡拍,你們想要聽到正確答案,但有很多我沒辦法準確回答。

觀眾D:我想問一直拍和內先生受傷的手,再對比說新垣作曲家的手,是有特別用意嗎?最後也花了很長的時間拍他的腳,腳很明顯沒有踩節拍器,不知道有甚麼用意?

導演:你可能覺得有什麼意義,但其實還真的沒有。手受傷是自從摔滅火器之後,貼膠布是因為彈鍵盤得了肌腱炎。拍攝的空間很小,我找了一個地方放攝影機,很自然就拍到腳。

觀眾E:請問導演最後戒菸了嗎?

導演:有戒菸,但日本有電子菸,我有遵守當時的諾言。不過,昨天我有和吳導演一起抽菸。

觀眾F:我對這部片拍得很棒!我一開始以為這片是要拆穿他的真面目,但最後他的表演,我認為是真實的。有一段主角跟他爸爸對話,他很認真聽講,好像聽得進去,讓我覺得他的聽障會不會是騙人的,不知道導演有沒有這樣覺得?

導演:就像前面說的事情不是一分為二,他聽力的問題每天狀況不一樣,讀唇語也還會根據不同的人,像是他太太的唇語,他馬上就可以上了解,所以是有很多層次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