導演韋納•荷索弟子,《明日之海》導演卡特琳娜•蘇沃羅娃

片名:鹽與火之歌 Salt and Fire
日期:2017年05月20日(六)13:00
地點:SBC星橋國際影城
來賓:《明日之海》導演卡特琳娜•蘇沃羅娃(Katerina Suvorova)
主持:吳奇龍
打字︰唐偉耘

主持人:這週稍早,荷索先生在坎城影展接受終身成就獎的榮譽,雖然導演不能來到現場,可是我們今天邀請到特別來賓,卡特琳娜•蘇沃羅娃,來解答大家的疑問。卡特琳娜•蘇沃羅娃是我們電影節「紀錄亞洲」單元之影片《明日之海》的導演,她曾在荷索導演開設的電影班學習過,是導演的學生。

卡特琳娜:大家好,可以站在這裡,有點特別,也很榮幸,因為我也很尊敬荷索導演。我做的電影和導演的方向很類似,如大自然的議題,所以在上課的時候,我拿自己的影片跟導演討論過,發現我們的目標很相似,因此很感動。荷索導演的整個電影人生當中,他專注在提供給觀眾以往沒有看過的文化、被遺忘的語言和那些地球某個角落所發生的事。在學習的過程中,班上六十多個同學都來自不同的地方,不同領域如:科學家、工程師。導演多少會從學生中找尋到靈感,有幾天的課程都是放映每個學生的作品,大約五分鐘,導演要我們看某些狂野片段,想一想把狂野推到極端是怎麼回是事。

主持人:現在開始讓大家問問題,因為荷索不在場,所以有些影片的細節我們可能無法回答,但如果觀眾對於荷索其他問題或上課情況感興趣,就可以問卡特琳娜。

觀眾A:這部電影的訴求是甚麼?是要我們是重視生存,重視大自然嗎?

卡特琳娜:我想先介紹我的紀錄片,在哈薩克我的家鄉拍攝的。那裡有一個中亞第四大鹹水湖叫作「鹹海」,因為過度開發,導致沙漠化,鹹海越來越乾枯,乾涸的土地因為鹽分太高而無法種植植物,而且湖裡也產生了很多毒素,科學家發現這些毒素在北極有偵測到的跡象。對我來說,這個故事雖然題材一般,但可以用詩意的方式表現,有很深的哲學思考去討論。有時候,真實數據是一回事,電影的呈現方式可以讓人知道那邊的真切情況,可以讓人更有溫度去了解電影想表達的內容與情感。平常我們看新聞,用三句說一件事,翻過去就沒了,不會覺得重要,不會真實感受到這個新聞,但這也讓藝術者變得重要的理由,藝術家了解了真實生活面貌再去用電影去呈現,這是為什麼我們要去電影院看電影。我喜歡這部電影的另一點是政府選擇去做一個水壩來保護居民,但其實情況會更差的,鹽化還是一直在擴大,居民還是會受毒素波及,片中男主角之所以要這麼做,因為數據是沒有用的,必須親身去體會居民的困境才能表達他們的感受。

觀眾B:我對荷索導演的認識是早期的作品,那早期的作品是非常精簡,很少台詞,但這部電影卻可以看到大量的台詞,很多台詞都是來提醒後面的劇情,我想問這樣的轉變?

卡特琳娜:影片的對白很長,也很很清楚,裡面的德國演員也說英文,我想是因為英文是國際語言,導演想讓更多人了解到這部電影。我覺得,電影沒有很注重傳遞藝術,而是單純注重傳遞訊息。雖然每個作品都有每個國家自己的脈絡,比方說本次電影節的台灣紀錄片《海》,這個議題很有趣也很本土,但其實議題是國際共有的,每個地方都會面對,這個電影就是要說這些。

觀眾C:我是第一次接觸荷索導演的作品,我想請問,妳是荷索的學生,在這部電影裡面,對哪些片段印象特別深刻?這些片段會透露出荷索想傳達的什麼訊息?

卡特琳娜:荷索說過有三件一定做的事:第一是盡量看很多書;第二是若要去某個地方,一定要盡量走很多路,走路可以了解到當地的人民,知道當地發生什麼事;第三是盡量瘋狂,跳出一般框架,不要害怕,就像男主角一樣,盡量去做一些打破陳規的事情,驚艷了我們。我看過很多的紀錄片,讓一些議題引來很多國際關注,最後卻讓問題變得更糟,沒有幫助到什麼。網路上有一部紀錄片叫作《享受貧窮》就是在講這些:某些議題引來國際關注,情況只會更差。其實可以看一下荷索其他電影,因為他一直朝這個方向去處理:你以為哪邊有問題,其實會更複雜,會引來更多的麻煩。這部電影不是在娛樂觀眾,它有更重要的目的和深沈的訊息要表達。荷索在課堂上說過,你的作品、方向確實很難找,影片很難拍,但主題不是問題,你要找一個合適的人當主題,然後接觸到很多議題,但電影只聚焦兩三個人,就可以更精準地抓到主題,再詳細了解角色的狀態。這部電影也帶給我記憶起拍紀錄片的一個經驗,我們到那個湖去拍攝,有小的部分還是可以捕魚,而裡面有個漁夫,他們帶著攝影師去拍攝,但是那個漁夫不讓他們拍臉並說:「我不是猴子,我不想要你們來打擾我的生活。」就算這邊的民眾在大災難中生活,但他們還是想要活得平靜、不要受打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