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生活在天堂》導演 伊克連•海度(Ekrem Heydo)

片名:生活在天堂 My Paradise
日期:2017年05月20日(六)11:00
地點:SBC星橋國際影城
來賓:導演伊克連•海度(Ekrem Heydo)
主持:吳奇龍
打字︰賴函佑

導演:大家好!首先非常感謝大家有耐心看這麼長的片。我是來自敘利亞的庫德族,我在德國住了22年,之前也在敘利亞住了22年,為了拍攝這部紀錄片,再次回到我的故鄉。當初回到故鄉的動機,主要是想了解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,因為敘利亞的戰亂對我而言就像一個謎團。並不是說敘利亞在以前真的就是個天堂,可是現在受到的血腥迫害的情況卻是我不能想像的。我第一次回到那裡時,我感到非常的感傷。不過當看到一些老朋友、老同學們,為了家鄉留下來,我看到了一絲希望,因為在那裡還是有人性的存在。2013年第一次回去想要拍攝時,我的故鄉還有一半被伊斯蘭份子給占領,可是讓我感動的是,有一部份的當地居民組織起來把他們趕走,讓我覺得未來一切一定會慢慢地好轉。

觀眾:我想請問其中有一個同學阿札丁加入了武裝部隊,有一些同學對他表示譴責,不過他自己卻說是由於情勢所逼,必須做出這樣的選擇,想請問導演有什麼看法呢? 

導演:我那時去採訪他時,他已經退出了武裝部隊。我認為他在那裡扮演的角色是負面的角色。因為我認為要擺脫戰爭,敘利亞一定要停止這種報復的行為。當然我也希望做壞事的人能夠得到司法上的制裁,不過最重要的還是大家要停止這種報復的心態。我這個同學現在已經不住在敘利亞了,其實很多在那裡做錯事情的人,都已經離開敘利亞了。

觀眾:我想要詢問您在拍攝中有沒有碰到困難?像是之前的朋友們,有沒有人拒絕採訪或是覺得攝影機對他們的生活是一種侵犯?另外一個問題是,你的朋友們有沒有看到你拍的這部紀錄片呢?

導演:一開始有一些朋友不願意接受我的採訪,到後來慢慢地他們都願意接受採訪了。其中有兩位一直都不願意,當中有一個朋友我本來希望他在我的紀錄片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。我剛跟他見面的時候,他剛被一個伊斯蘭的部隊綁架了52天,見面時他剛被釋放出來兩天。他不願意接受採訪,他跟我說,他支持我拍攝這部紀錄片,但是他不想為他的小孩帶來危險。我當然能夠理解他的想法,因為我不希望任何人因為這部片而受到任何一點威脅。至於另一個朋友,在戰爭中已經感到深深地疲憊與受傷,並說他不想在攝影機前表達任何的意見。 

關於第二個問題,去年十月是我最後一次回到那裡,我在敘利亞北部的庫德族地區六個城市放映這部影片,共放映了十次,在我的故鄉有三次。我的用意就是希望那裡的居民能夠恢復一些正常的生活,最後一次我在我的舊學校裡放映了這部影片,而我的老朋友和老同學也和我一起,那對我來說是很美好的記憶。我在那裡放我的紀錄片的時候,也把那個情況也拍了下來,我回到德國之後,會把那些照片放在我的網站上,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,歡迎到我的網站看。

觀眾:我們在影片中看到,有一群人聚在一起討論敘利亞的民族認同問題,我知道在西亞,庫德族一直在爭取民族認同。在台灣,我們也有這樣的關於民族認同等等的問題,想請問導演對於多元民族在一個國家起的影響,有什麼樣的想法呢?另一個問題是,我對片中「你不能活在沒有人的天堂」這句話非常深刻,我自己的理解是,你必須跟身邊的人有強烈的連結才能夠擁有天堂。我想詢問導演在拍完這部片並和那些老同學接觸之後,有沒有覺得自己也找回了屬於自己的天堂呢?

導演:這個認同的問題,對於庫德族來說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。不只是在敘利亞,在伊朗、土耳其和伊拉克等等都有這個問題。一百年前,在區分國家邊界的時候,他們並沒有把當地民族給考慮進去。現在的庫德族因為承受了長時間的壓迫,他們深切的感受到如果一個政權、一個民族要用暴力去掌控別的民族,一定不會有好的結果。現在分布在西亞的庫德族,主要有兩種模式。在伊拉克北部的伊拉克自治區,他們發展出了一個屬於庫德族的國家。而另外一種,在敘利亞北部,他們則是保留了一種基本民族的模式。在那裏,雖然庫德族是多數,但是他們也包容其他的族群,像亞美尼亞人和基督徒等等。他們希望建立一個像聯邦制的制度,就像自治區那樣,並且希望整個中東都能夠採用這樣的模式。 

補充一點,這次計畫要到台灣來,庫德族朋友跟我說,你可以好好觀察一下,說不定有值得學習的地方,因為我們跟他們都有族群認同的問題。因此,我在來台灣之前也看了不少資料。

至於電影中關於天堂的那句話,我自己認為我們如果要活在天堂,這個天堂需要我們自己創造出來。我回到我的故鄉的時候,跟我的朋友們一起聚餐、一起歡笑,我就覺得有一部份我找回了天堂。他們在那裡留下來、在那裡生了小孩,也希望他們能夠繼續在那裡生活。跟他們相比,我住在了一個像天堂的地方,德國的柏林,希望我可以把在那裡生活的經驗給帶回我的故鄉。

另外我想要說,中東以外的人可能對中東婦女有一個印象,就是他們受到宗教壓迫。但在庫德族北度,其實他們已經打破那種角色,武裝部隊有一半是女性,去打擊伊斯蘭份子,在政府和文化方面也有貢獻。所以在這樣糟糕的情況之中,我們已經能夠看見了一束曙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