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周日來選美》導演貝比如絲(Baby Ruth)

片名:週日來選美 Sunday Beauty Queen
日期:2017年05月21日(日)19:00
地點:桃園光影電影館
來賓:導演貝比如絲(Baby Ruth)
主持:吳奇龍、張明怡
打字︰唐偉耘

導演:我想把今天的放映,獻給釜山的副總監金智奭先生,他在這個禮拜稍早的坎城影展中,因心臟病發突然過世。他是第一位支持這部影片內容的人,另一方面釜山影展也對這部片非常的支持,釜山影展裡有個亞洲電影基金,每年會輔助亞洲各個國家劇情片或是紀錄片的製作。

觀眾A:看完這部電影後很感慨。我是泰國華僑,小時候住在泰國但是父母都去日本工作,他們是非法工作,就是辦旅遊簽證到日本跳機,在那邊非法工作三年,很辛苦,一天工作16個小時以上,做完早班換一個地方做晚班。所以剛才看這個影片,有很多菲律賓的移工自己有小孩子,但是卻要去其他的國家照顧別人的小孩,我很謝謝導演能拍這出這樣子的一部影片,謝謝。

導演:很榮幸有機會拍這個電影跟大家分享,這個故事也是支持移工。移工們都有同個目標,就是從其他國家找到更好的生活、更好的未來,但是我相信,如果他們有方法在自己的國家找到好的工作,他們也不會想要離開他們的家人。

觀眾B:這些移工有沒有看過這個影片?其次,這部影片放映出來後,裡面有牽扯到一些政治法律方面不合理的現象,不知道後續現在還是這樣嗎,有沒有一點的改善呢?

導演:我想,在這部片還沒公開放映的時候,第一批受拍者看過了,我想保證他們是快樂的,不要讓他們覺得他們是被剝削的一群。因為這個議題很特殊,我想讓更多人知道,而我也會在這個月底,到香港移民署與官員會面,提出這方面的問題,我也要給他們看這部影片。這種情況其實也不只有在菲律賓,還包括在泰國、印尼、尼泊爾、斯里蘭卡、一部分的印度,希望透過對話以後,可以正面面對。月底的會談,我期待會有較大的改變。另外,這部片在三月曾在香港放映過,雖然沒有什麼太巨大的改變,但是雇主會比較知道幫傭得現況,也會多一點的體諒。因為這樣,香港政府也有一些改變,例如原本雇主會要求幫傭去擦高樓的玻璃窗戶,結果有幫傭掉下來摔死了,現在政府就禁止了。雖然這是很小步,但的確有帶來一點改變。

觀眾C:在影片中可以看到菲律賓的移工團體很凝聚,而在香港一定也有其他國家的移工,想請問其他國家的移工也有這樣類似的互助團體嗎?

導演:當然有囉,除了菲律賓,印尼的移工在香港也是很大的族群,但是他們不是在中環。中環是菲律賓的大宗,印尼的移工比較多是在山頂那邊,而尼泊爾、泰國這些國家的移工就比前面兩個群體再少一點,他們當然也會有自己習慣活動的地方。

觀眾D:首先我要說,我真的很尊敬你媽媽,媽媽都是要把最好的給下一代,很愛家庭的,這個讓我非常感動。請問拍片有遇到什麼困難嗎?每個雇主都願意給你們進去拍,有沒有一些在意隱私之類的問題?還有為什麼選擇用選美皇后做為一個題材?

導演:謝謝你尊敬我的媽媽,我的媽媽是一位移工,不幸的是我從來沒看過她,而且不知道她現在在哪,我希望她還在世,拍這個影片的同時也是在感謝我的媽媽,感謝她犧牲自己為孩子付出。我們尋找雇主其實很困難,可能和香港的文化有關係,香港人不會很輕易在鏡頭前表現自己,很注重隱私,所以我會花很多時間去和雇主聊天,讓他們感受到信任。除此之外,會有一位製片跟我一起造訪,他們可能會覺得比較舒服、比較定下心來。這位製片曾經和王家衛導演合作過,人們聽到後會比較接受我們拍攝。此外,這些雇主也都很忙,他們有自己的行程,時間都很難彼此配合完美,我們因為不是住在香港的,時間也是很趕、很緊湊,前後總共花了四年多來完成。因為有很多移工的故事都是被描繪很可憐的,但是不完全都是這樣,其實他們很有活力、生命力。透過這部影片,可以讓觀眾看到,他們其實很樂觀,也告訴許多政府,他們不是機器人,他們需要休息,就算是只有一天,也讓他們休息一下、漂亮一下。

觀眾E:想請問,菲律賓在很多國家都有大量的人力輸出,不管是在新加坡或是在台灣,但是導演為何選擇香港,是因為香港的環境或政府比較有題材性嗎?而台灣對這方面條件沒有比較好嗎?

導演:事實上我們設定故事在香港,可能是因為命運。我們到香港的時候,就發現有這個選美活動,就像是仙度瑞拉那般,一群灰姑娘想要變漂亮,暫時逃離現實壓力的一個幻想,和這個故事很搭配。我知道在東南亞其他地方有不同移工的故事,這個影片只是個起點,希望可以搭起一個和政府之間溝通的橋樑。我也希望可以來了解台灣,了解之後,如果有機會也可以來拍攝一些具有正面意義的影片。

導演:謝謝你們來看《週日來選美》,如果大家喜歡這部影片,可以來幫個忙,你可以分享你的感想在推特或是臉書,標記我們的官方帳號,我們說不定會看到呦!希望大家分享出去,謝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