導演夏雪莉(Shashwati Talukdar)

片名:請別打我,長官!Please Don't Beat Me, Sir!+壁畫說 Wall Stories
日期:2017年05月22日(一)19:00
地點:桃園光影電影館
來賓:導演夏雪莉(Shashwati Talukdar)
主持:游惠貞
打字:蘇達樂

主持人:《請別打我,長官》是六年前的片子,我們可以花十分鐘來討論。

觀眾A:這部影片有沒有到印度去放映?

導演:我把它捐給當地劇團和當地社區,讓他們自己去放映。

卡特琳娜導演:影片中顯示印度似乎有很強的社區劇場風氣,這是特殊的還是印度的普片情況?

導演:印度被英國殖民很長的時間,一直存在著反殖民思潮,所以,透過劇場去傳遞反殖民意識自有其傳統。

觀眾C:導演怎麼尋找題材?你的角色是甚麼?

導演:影片最後,我們看到一段表演叫〈奶媽〉,那位女主角,本來是我另外一部片的拍攝對象,她不只是一般演員,對政治很敏銳,對社會議題很有主見,非常有趣。女主角是當地劇團的創始人之一,我是因為跟拍她,才發現這個地方的劇團。一開始我絕對是外來者,但因為長期拍攝而參加了很多事情,包括募款,募書等等,雙方建立了感情,所以也不是簡單的外來拍攝者。

觀眾D:印度的紀錄片拍攝或社會運動情況如何,會被打壓嗎?

導演:在印度,劇場非常重要,很多文學作品都是可以表演的,劇場很多,表演很多,有很正規的舞台劇,也有各種街頭劇,表演向人民傳遞了很多消息、新意識或娛樂等等,這是一個強盛的傳統。我念大學的時候,也參加過街頭劇場。當然,劇場是會有麻煩,有表演者也會因此入監。至於紀錄片,因為印度人很多,拍攝的人也很多。

主持人:下一部是《壁畫說》,請導演說幾句話。

導演:這部片是將動畫與紀錄片混合一起,內容跟宗教有關係,主要拍攝我家鄉的一座十五世紀的廟宇,那不只是單純的寺廟,更像是當地的政教中心。那是一間很漂亮的建築,是各位宗教上師居住的地方,許多漂亮的壁畫是從十七世紀開始畫,一直累積下來。不過,當照相技術出現以後,就沒有人這樣畫了,反倒是天主教還保留著玻璃彩繪的傳統。

觀眾E:這些繪畫的古老技法還留傳著嗎?政府方面有保護措施嗎?

導演:當地屬於印度教信仰區,當地政府對於混合其他宗教的廟宇不是很感興趣,好在當地有些民間團體正進行一些保存計畫。但是怎麼保存,是不是原始復原,就要看情況,片中顯示了比較細膩的修復,可見傳統技法是獲得保存的。我本來設想過這部片只想給印度人看,所以沒有進行額外的歷史解釋,但現在既然有印度以外的觀眾在看,我可能得補充一些資料才好。

觀眾F:印度教和錫克教有差別嗎?

導演:兩個宗教原來的區別不大,到了十九世紀開始產生差別,到了1940年代開始,就更是壁壘分明了。每一種宗教難免有基本教義派。

主持人:台灣廟宇也有畫畫去教導信眾,例如二十四孝之類,印度廟宇繪畫有類似的功能嗎?

導演:漂亮的繪畫基本上是畫在公眾場所,是富有階層延請畫師來彩繪,具有展示作用,也有娛樂效果。我寫了一篇論文即將發表,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。地方上移民來來去去,新舊移民都留下他們的繪畫,很像現代版的臉書。

卡特琳娜導演:那些繪畫一幅一幅的接下去,很像電影膠卷,它們原來是怎麼呈現的?

導演:我當初是拿了藝術修復基金會的資金去拍攝的,首先是攝影,把一幅一幅畫拍成照片,在過程中才發現很有意思,每一幅畫述說著城市的歷史轉變,我才想到要透過照片去串聯故事。